顾磊告诉36氪

2020-05-05 14:42

来源:百家号 时间:2019-01-22

ofo内部还成立了应急小组,主要职能是还债,后《财经》报道也证实了这个说法,该小组由阿里、滴滴、中信产业基金、dst组成,进行债务重组;不少供应商同意债转股,这是他们拿回钱的唯一选择。

外界越来越觉得ofo行将末路,在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关于ofo溃败的原因,马化腾在朋友圈评论道:是一个veto right(否决权)。据知情人士透露,ofo董事会中,戴威、滴滴、经纬等都拥有一票否决权,ofo是被其他董事生生的耗死的。

来源:百家号 时间:2018-12-20

在威士忌品牌“veto”创始人顾磊看来,中国长久以来的烈酒饮用习惯非常成熟,年轻人对高酒精度的需求也不会骤然消失,但却缺少定位、文化相匹配的选择,这也是为什么一波“新白酒”能够较快地打开市场。而相较于需要“变年轻”的白酒品牌们,威士忌自带“时尚”、“国际化”的认知,能够成为年轻人的新烈酒选择,面临着一个“结构性”机会。

在ofo创始人戴威看来,滴滴当时给出的谈判方案是程维任新公司的董事长,王晓峰出任ceo,ofo年轻的创始团队则要出局。这与他想要的话语权并不对等,谈判最终失败。

此前36氪也曾发文探讨过,线上获客越发艰难,线下反而成为新的“流量洼地”。顾磊也告诉36氪,在推广测试时他们也发现,餐饮门店,尤其是面向年轻群体的这部分门店,其实很欢迎目标客群一致的新品牌入场。而进行了几次测试后也发现,通过“调饮”方式来推广威士忌,购买转化率提高了 50% 以上,这也说明了在餐饮门店中推广威士忌是可行的。

veto 成立于 2018 年 5 月,曾获弘章资本的数百万元种子轮融资,第一款产品单一麦芽威士忌于双十二上线小米有品商城。

此前,阿里巴巴领投了ofo e2-1轮融资8.66亿美元,融资后ofo的董事会中共9席,创始团队5席,滴滴2席,蚂蚁金服1席,其他投资人1席。今年8月,业内传出滴滴曾提出以20亿美金的估值收购ofo,但被后者辟谣。不过被媒体证实确有其事。

10月8日,有媒体爆出一份滴滴的投资意向书,内容显示如果ofo接受了投资,滴滴将获得绝对的控制权,ofo的创始人戴威等将被踢出管理团队。但双方后来都出面否认了该消息。

中国是世界上少有的大范围用烈酒佐餐的国家。数据显示,2016 年我国人均烈酒消费量为 4.34 升,超过世界约 3 升的平均水平。当然,这里的烈酒基本都是“中国白酒”,催生了一个万亿级的白酒市场,也跑出了许多消费者熟知的国民品牌。

2018年4月,摩拜宣布被美团收购,ofo失去了和摩拜合并的可能。紧接着,阿里、滴滴继续争夺ofo的主导权,但戴威不想被大公司、股东控制,坚持独立发展。

钛媒体12月20日消息,近日,因为押金难退,ofo小黄车近日遭遇严重“挤兑”,官方也紧急出台新的退押金政策,一律app线上申请并排队,而排队人数不断激增,截至目前已经达到了1200万人之多。

日本威士忌产业百年简史

破局的关键点有三:产品、品牌和渠道。

高性价比的产品。在中国市场,国际巨头们把洋酒塑造成了一个奢侈品类,而要拓展市场则必须要覆盖到更多的人群,需要更具性价比、尝试门槛更低的产品。veto 的第一款单一麦芽威士忌售价 79 元,采用 200 毫升小瓶包装,希望”第一次接触威士忌的年轻人也能无负担尝试”。目前,veto 的酒还来自苏格兰原瓶进口。顾磊告诉36氪,未来要实现绝对的成本优势还是需要本土化生产,veto 希望能先用较轻的模式跑起来,验证好消费者对产品的需求,再去建厂并生产本土化的威士忌。无论从产品、品牌还是行业角度看,要让“威士忌”成为真正的大众酒饮,还是需要自建酒厂。年轻的品牌调性顾磊告诉36氪,早前进入中国的洋酒品牌们大多主打“高端人士的生活方式”,而veto 希望抓住刚接触烈酒的年轻人这一增量市场。因而外观设计、理念故事都尽量年轻好玩,同时顾磊认为最有效的传播方式来源于核心消费群体的饮用体验及口碑分享,未来 veto 也会加大这方面的投入。走进餐饮渠道线上渠道上诞生了不少不错的新酒饮品牌,而在顾磊看来,酒精消费的核心还是在线下,最大的场景就是餐饮。参考日本威士忌发展历史,三得利 1972 年启动“筷子大作战”,扩张进入餐饮渠道,还大举推广 highball 等降低酒精浓度的饮用方式,很好地帮助本土品牌打开市场。类似的,威士忌在国内还主要停留在夜店,餐饮场景中的渗透率还很低,无法触达到更多消费者,这是市场增长乏力的一个重要原因。顾磊告诉36氪,veto 团队本身具备线下渠道基因,现阶段的主要精力也会放在线下,希望自己先摸索出一套在餐饮场景里,有效且可复制的转化消费者的方法。

顾磊告诉36氪,分析国内威士忌产业机会的最好对标应该是日本:不到 100 年时间,日本成为了世界五大威士忌产区之一,也诞生出了“山崎”这样成功本土化的品牌。从最近几年的市场发展来看,台湾也很值得参考,建厂仅十余年的 kavalan 成功拿到 isc 国际烈酒竞赛冠军,销量也一路走高。

去年10月,在滴滴的推动、腾讯的支持下,ofo和摩拜频繁谈过很多轮合并。

后来合并谈判时,腾讯、经纬、金沙江、真格等几乎所有投资方,同时向ofo施加压力。但戴威隔空喊话,“希望资本尊重创业者的理想”。

到6月份,ofo又开始偿还“e2-1轮”融资中阿里提供的部分贷款——据《财新》估算,此时到期债务为4.5亿元。这意味着,ofo已经资不抵债。

界面新闻报道,目前大部分债权人已经同意债转股的方案,但在具体细则上还在博弈,不排除还有可能再进行一次新融资来协调债转股中间的具体比例关系。

值得一提的是,ofo公司及戴威还收到“限制消费令” ,即我们平时所说的“老赖名单”。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披露的信息,12月4日,法院对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作出了“限制消费令”,该公司和戴威不得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不能在星级宾馆等场合消费,不能买房买车旅游等。

万亿规模的酒饮市场里,目前玩家也已经有很多,36氪也将持续关注这条赛道上的不同产品、模式和竞争,欢迎来和我们探讨。

相关阅读:

反观国内市场,威士忌消费还主要停留在夜店、酒吧渠道中,有了初步的品类认知,却没有很好地大众化。顾磊表示,本土威士忌还基本空白,veto 希望抓住这个时间节点,成为年轻人的“第一瓶威士忌”。

但在文化底蕴、千年传承等标签的背后,白酒们也面临着“老龄化”问题。cbndata 数据显示,60 后、70 后们最爱白酒,90 后则更青睐葡萄酒、洋酒和果酒。这带来了两个问题:年轻人还会喜欢烈酒吗?如果喜欢,他们会选择什么样的烈酒?

今年10月22日,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更换了法人代表,ofo创始人戴威不再担任该公司的法人代表,由陈正江接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