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痕印

2020-06-27 14:38

一个人从哇哇啼哭的婴孩,到如今最黄金最精彩的花季,要经历多少次的涅磐,才可以滤去那些失去的伤痛,才可以笑得坦然如水。人要成长,彼岸在变。小时候,彼岸也许是一座长满糖果树与玩具树的岛屿;稍大一些时,彼岸是好多新衣服新裙子堆成的童话世界;再大一些,彼岸就开始飘忽不定,没有寒冬的地方,一大群朋友的角落,一座神圣的象牙塔,都是。当一池春水荡漾着积聚十年寒窗而成的波浪,承载着梦想的舟楫驶向彼岸,那被觊觎已久的地方却越变越远,仿佛遥不可及。浓雾,阴霾,都笼罩在最初的彼岸,那些不曾设想过的困境全都挡在了彼岸前边。

彼岸在变,变在彼岸。这些变化真诚得如同每一个远离,飘渺得如同每一次海市蜃楼。它甚至不再如当初约定的那样等待着谁的靠近,不为了任何人的赞许与认同,悄悄地让一朵莲花开落,让一块草地变成荒原,悄悄地,让向往它的人眼中多一丝迷茫。

一如席慕容的诗句:让我们并肩走过这荒凉的河岸仰望夜空,生命的狂喜与刺痛,都在这顷刻,宛如烟火。

彼岸一定是一个太美丽的地方,从王菲优美的声线中滑出,在安妮宝贝的笔下开满凄丽的鲜花,在从前的快乐大本营里集满了微笑如花的孩子。

彼岸在变,而又未变。过于急切的心去读彼岸,得到的永远是变。而我相信,只要心指向的方向不变,减少读它的次数,该为手上滑桨的力度,总会在它变成变以前,度过打着旋涡的河流,在岸上拧一拧被汗水泪水湿透的衣衫,抬头正赶上那枚最耀眼的烟火盛放。

只是依然记得:彼岸的花香飘来的时候,给了前进的步伐多少力量;彼岸的雨声传来的时候,给彷徨的心绪多少安定。于是明白,只要我心未变,彼岸亦不变。它一直在隐约的前方蓄一方春天,揽一地温暖。

流动的水没有形状,漂流的风找不到踪迹。彼岸的变,没有痕印。也许是一个理想,一个梦魇,更可能,仅仅是一个轻轻的仰望,用那种落寞的姿态与虔诚的心,看漂泊无定的彼岸,等待昙花的再开,却无法采撷。